新闻中心 主页 > 新闻中心 >

临危而行显本色 舍生忘死勇担当

更新时间:2021-09-19

  惊涛骇浪,总有一种精神指引航向,战风斗浪、紧急驰援,奔赴千钧一发的紧要关头;生死一线,总有一群人挺身而出,舍生忘死、化险为夷,仿佛是烙在他们灵魂深处的本能。

  高毒害性、高腐蚀性、高挥发性、燃点低的6400立方米液体危化品,在“光汇616”轮舱内突发泄漏,爆炸一触即发,烟台打捞局28名勇士组成应急抢险队,毅然登船,历经6天6夜持续奋战,圆满完成应急抢险任务,有效化解了重大安全事故与海洋环境污染巨大风险。

  面对生死考验,他们用舍生忘死、众志成城的豪迈壮举,生动诠释了“把生的希望送给别人,把死的危险留给自己”的救捞精神!

  美丽的海滨小镇石岛,坐落于山东省威海市,碧海蓝天,风光旖旎。作为我国北方最大的渔港与国家一类开放口岸,石岛水域船舶往来如织,海上经贸一片繁荣。

  2020年6月4日10时,载有1902立方米混合芳烃、4562立方米甲基叔丁基醚的“光汇616”轮,在途经山东威海石岛锚地时,突发甲基叔丁基醚舱内泄漏。船舶紧急抛锚停航,16名船员弃船逃生。两种液体危化品具有高挥发性、高刺激性和高毒害性,且燃点低,在限制空间内极易发生爆炸。一旦发生爆炸,将对船舶人命财产安全、通航安全、海洋环境与海洋经济带来灾难性后果。

  交通运输部、山东省各级领导高度重视,多次作出重要指示批示,要求科学处置,防止发生次生灾害,尽快消除事故隐患。

  为了更好地处置险情,当地政府与海事部门成立了抢险处置指挥部,采取了发布通航警告、划定安全区域、限制通航等措施,各方救援力量齐聚石岛。

  “接到威海海上搜救中心的求助后,我局根据交通运输部指示精神,在部救助打捞局的统一指挥下,立即启动了应急救助程序。”烟台打捞局副局长戴厚兴回忆道。

  烟台打捞局应急抢险队伍,作为一支在波峰浪谷、漆黑海底摸爬滚打、百炼成钢的蓝色铁军,闻令而动、整装待发。

  烟台打捞局局长杨晓仁,第一时间组织专业人员对险情进行专题研究,并要求实时掌握险情情况,积极做好应急处置各项准备工作。

  根据部署,现场总指挥的重担则落在了戴厚兴肩上。这个理论知识深厚、实战经验丰富的救捞“老兵”,曾先后带队指挥完成四川广元白龙湖遇难者搜救、燃爆货轮“广平”轮救助、日照沉箱失踪人员搜救、天津翻扣运砂船搜救打捞等数十起应急抢险救捞任务。

  戴厚兴根据通报情况,快速思考,立即点兵点将,迅速组建了包括指挥、技术、潜水、应急与保障等人员在内的应急抢险队。

  “这次行动,任务重、风险大,但也是考验我们这支国家队能力的关键时刻。希望大家坚定信心,坚决执行部党组指令,发扬救捞精神,坚持安全第一、精准施策、科学施救的原则,攻坚克难,奋勇前行,圆满完成此次任务!”在戴厚兴简短而铿锵有力的动员后,28名烟台打捞勇士携带液压动力站、抽油泵、防化服、呼吸器等应急物资,紧急赶赴石岛。

  作为我国北方国家海上应急抢险打捞专业力量,烟台打捞局总是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,扛起救民于水火、救船于危难的重任。截至2020年12月,“十三五”时期,烟台打捞局先后执行抢险救助任务113次,救起遇险人员843人,打捞沉船45艘,获救遇险船舶40艘,获救财产价值估算16.9亿元,为水上交通运输安全和海洋开发活动提供了有力的保障。

  2018年,他们曾在这里先后完成了在台风中走锚搁浅的“帝祥”轮、“帝健”轮、“亚洲桥”轮3艘船舶的抽油工作,翻腾的浪花似乎还在讲述当时的故事。

  2020年6月5日晚,应急抢险队抵达石岛抢险处置指挥部所在地。现场人头攒动、一片忙碌,大战在即。应急抢险队紧急接洽指挥部,了解详细信息,对难船与所载液体危化品的危险性有了更加深入的认知。

  在40多年的发展历程中,开展此类液体危化品的应急抢险工作,烟台打捞局还是第一次,没有任何经验可言。

  “我们面临的是一个不定时炸弹,6400立方米的危化品对人民群众和海洋环境来说,是远超想象的重大风险和巨大威胁。”烟台打捞局打捞技术中心副主任王道能说,“就算是摸着石头过河,我们也要蹚出一条安全可行的路。”

  王道能带领闵振、邱永吉、王璨3名打捞工程师,查阅了大量的资料,全面掌握危化品特性,研究安全处置两种液体危化品的方案对策。

  经过了一天的忙碌,制定了难船充氮惰化、危化品紧急过驳的方案,随后通过了指挥部与专家组的评审。

  就在抢险队全力筹措各类物资,准备出海作业时,突如其来的天气变化如同一盆冰冷的海水,扑灭了人们心中刚刚燃起的希望之火。连续两天的大风,让海上涌浪肆虐。不要说过驳作业,就是接驳船与作业支持船靠泊都非常困难,更何况是靠上一艘极易发生爆炸的液体危化品运输船!

  即使顺利靠泊,过驳作业时间的不确定性太大。石岛海域6月份南风盛行、浪高涌急、大雾多发的恶劣海况,能否留出充足的作业窗口?一切都是未知。

  石岛浓浓的大雾来得快,散得慢。白花花的如一团团杂乱棉絮,堵在了每个人的心里。如何应对恶劣海况,如何安全靠泊,如何顺利过驳……一个接一个的问题困扰着大家,在每个人的脑海里快速地飞转。

  “就地进行抢险作业,恶劣海况会造成风险更高、时间更长、代价更高。如果能采取安全谨慎措施将难船移至安全水域或码头隔离区域,再进行后续作业,将有效化解海况带来的作业风险和困难。”一个大胆的想法在戴厚兴的脑海中产生。

  “设立200米核心作业区、700米警戒区、疏散2公里非作业人员……”方案经紧急论证后进一步完善。随即,他带着新方案与当地政府及应急消防、环保、港口等各部门进行协商。

  最终,应急抢险队提出的方案通过指挥部和专家组评审,并获威海市委、市政府同意。

  不仅仅是“光汇616”轮重大救援行动,在诸多的救助打捞工程中,扎实的专业素养、丰富的救捞经验、超乎常人的勇气,让烟台打捞人在一次次急难险重、甚至是没有任何经验可言的应急抢险任务面前,制定出了一个个切实可靠的救援方案。

  事实也证明,正是科学果断的决策,一次次为烟台打捞局应急抢险任务的圆满完成打下了坚实基础,一次次地填补了烟台打捞局,甚至是我国救助打捞领域的空白。

  2020年6月9日,决战“光汇616”轮的总攻正式开始。7时,隔离区域清场。在完善的拖带方案和全面加强风险防控的基础上,8时30分,救援船舶克服重重困难, 终于把“光汇616”轮拖带至码头。

  液体危化品泄漏进舱量未知、舱底破损情况未知、舱内挥发的有毒气体浓度未知……唯一确定的就是,两种液体危化品燃爆点低,一丁点的静电和火花都可能引发爆炸。

  但是,尽快摸清船舱情况,尽快安放气体监测仪,为下一步的救援作业提供支撑迫在眉睫!

  关键时刻,员杨璐挺身而出、主动请缨:“早下去一分钟就早一分钟解除大爆炸风险。我是党员,也是老潜水员,实战经验丰富,我先上!”

  杨璐、许鹏穿着厚重的防化服,带上应急呼吸器,手持防爆手电,率先登上了难船。主甲板气体监测仪的安装相对简单,而风险最高的任务是下舱安装设备。两人小心翼翼地转动把手,将舱门打开一道缝隙。高浓度的油气喷涌而出,两人不紧不慢,小碎步退后等待。

  “在有害气体中多待一会儿没关系,我们的动作幅度必须小,一定要把人为因素的影响降到最低,一定要守好人民群众安全的防线!”杨璐说。

  油气逐渐消散,两人再将舱门全部打开,杨璐打前站、许鹏紧紧跟随其后,走下一阶阶陡峭的旋梯。

  舱底的监测仪不是随处一放就可以,因为挥发气体密度的原因,必须把其放在舱底海拔最低的位置。

  当天近30摄氏度的高温,还未进入船舱时,厚重的防化服已经让两人汗流浃背。在船舱内寻找最低处安放点的过程中,防毒面罩在高挥发性的液体危化品面前好像并不是十分可靠,两人强忍住咳嗽的冲动,尽可能减少额外动作,一步一步寻找着最佳安放点。最终,杨璐停下脚步,对着许鹏打了个手势,两人将检测仪安放好,首战告捷。

  安全返回后,两人便瘫坐在地上。摘下呼吸面具后,两人来不及呼吸新鲜空气,就面红耳赤地剧烈咳嗽、干呕起来。大家七手八脚地将防护服扒了下来,两人身上的衣服早已湿透,而从防护服里倒出来的汗水已经汇流成注。

  傍晚,天气转凉,救援队员的内心却丝毫没有放松。接驳油轮“宁化411”轮靠泊难船,攻坚战全面打响。

  杨璐等党员再次带头勇挑重担,抢险队员纷纷戴上防护面具登船。所有人精神紧绷、全身心投入,只为早日为石岛拆除这个不安全的“水上炸弹”。

  作为一名党员,每一次应急抢险任务,我都严阵以待。救民于水火、救船于危难,是我入党时许下的终身诺言,也是我终身的初心、职责、使命。无论是气候恶劣、风高浪急,还是燃爆一触即发、现场一片未知,我们员都要冲锋在前,打好救捞铁军的头阵,筑牢人民群众生命和财产安全的水上防线。

  安装抽油泵、铺设惰化管路、连接静电释放线……听起来只需要按部就班完成就好,但每一步都是繁重的任务,都会遇到不同的棘手情况。

  就拿安放抽油泵来说,拖拽时不能让泵头与甲板和船体接触,安放泵头时要轻手轻脚,避免产生火花。夜晚,海面吹来阵阵凉风。然而,队员们安放完毕出来透气时,脸上已经是汗如雨下。

  此外,经杨璐、许鹏等人勘测得知,泄漏发生在多个舱室。安装工作量加重,更麻烦的是不同的舱室需要使用不同规格的泵头。来回奔波,连续几天没怎么休息的救捞工程船队副队长毕远涛,立即协调、调拨新的抽油泵。

  2020年6月5日21时,在铺设惰化管路、对难船舱室进行惰化时,甲板气体监测仪警报突然响起,即使带着防毒面具,大家也闻到了一股刺鼻的气味,作业人员紧急撤离。2小时后,经检测空气质量恢复正常,人们再次登船作业。

  开始过驳后,也并不是“一劳永逸”,要注意调整泵头,确保其一直能吸到液体危化品,有的舱要下去好几次。同时,也要时刻注意气体监测仪,确保作业环境安全。

  后续的几天里,指挥、技术、下舱、应急与保障人员,每个人都咬紧牙关,分工明确,分秒必争,直面风险,昼夜鏖战。

  指挥人员,靠前指挥,果断决策。戴厚兴时刻坚守在应急抢险最前线,现场指挥李秀友协调联络船东、货主以及海事等部门,一刻不闲,这些都在深深鼓舞着每名队员。

  在整个应急抢险过程中,下舱次数最多的杨璐,以血肉之躯16次来回船舱。“单次作业时间长了,防毒面具效能就会减弱。后来下舱次数多了,我都有点习惯刺鼻的气味了,不适感都少了。”杨璐说。

  考虑到静电因素,现场不使用通讯设备,人力传递信息的担子就落在了刘志强身上。他几乎成了现场说话最多的人,揉捏喉结成了他的标志性动作。“毒气吸多了,嗓子发痒红肿,总想捏捏。”刘志强笑着解释道。

  和刘志强一样,在有毒气体不断挥发的环境下长时间作业,现场每个人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呼吸道灼伤、嗓子红肿、皮肤过敏等身体损伤。

  王道能,在方案制定过程中,早已熬红了双眼,长时间的现场坚守又沙哑了他的嗓音;闵振,突发痛风,休息一天后就重返现场,跛着脚到处奔走;邱永吉和王璨,近几年入职的新兵,定时在有毒气体弥漫的甲板记录气体监测仪的数据。

  最终,2020年6月15日18时30分,经过6天6夜的持续奋斗,“光汇616”轮应急抢险任务圆满完成,一起重大安全事故风险被有效化解。

  化险为夷,他们是“用百分之百护万分之一”,守护石岛、守护海洋的28勇士;

  在任务面前,我们顾不上害怕、顾不上好好处理皮肤过敏,甚至顾不上睡觉,每个人都在夜以继日、苦苦鏖战,只想着尽快圆满完成任务,还石岛一片安宁。6天6夜,我们越过毒气的屏障,星夜兼程,勇毅前行;跨过爆炸的天堑,不辱使命,化险为夷。这就是“把生的希望送给别人,把死的危险留给自己”救捞精神的最真实写照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