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方资讯 主页 > 地方资讯 >

阿富汗并非“权力真空”

更新时间:2021-09-20

  打开卡塔尔半岛电视台阿语官网,看到首页上推送金牌栏目《华盛顿视角》的最新一期节目,其标题为《阿富汗危机的结果——美国撤离后的真空会让谁受益?》,让人无奈叹息。去年3月份,美国的《外交政策》杂志邀请12位“全球顶级思想家”,请他们预测“疫情后的世界”,并把他们的观点集中发表出来,结果在中东的舆论场上引发了海啸一般的效应。一时间,阿拉伯精英在媒体上以各种形式发表见解与展开讨论,《华盛顿视角》便推出了一期应题节目,标题为《华盛顿还是北京——中东的未来属于谁?》。半岛官网立刻给以首页推送,显然把该期节目视作精品。

  在那次大讨论中,有一派观点大获全胜:中国极有可能取代美国的世界领导者地位,美国为了回应中国的挑战,将不得不把战略重点转向东亚,于是在世界范围内施行收缩,这样就会在许多地区留下“权力真空”,用约旦青年作家穆罕默德·萨拉姆的话说就是:“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出现了填补真空的政治学,它现在被托在金盘子上送到了中国面前。新冠疫情为恢复活力的亚洲巨人铺平了填补一切真空的道路。”大多数中东人觉得,那倒也不是什么坏事,美国实在是折腾得太糟糕了,不如换一家练练,试试看是不是能好点儿。由此衍生出的看法是,中东对中国极为重要,因此会是中国优先重视的地区,所以,世界形势的变化,反而可能让中东终于获得发展现代化的机会。

  中国同胞们一定都和我一样,天真地以为,随着亚非拉各国人民实现了民族独立,“帝国主义”已经成为过去时,消失在历史的长廊里。其实不然,帝国主义的理论不断金蝉脱壳,变出无数化身,迷惑人民,包括什么“大国秩序”、“世界警察”、“修昔底德陷阱”云云。“权力真空”也是化身之一,该理论一口咬定,世界只能由一个或几个大国统治,这些大国为了自身的利益,到世界各地去建立势力范围,包括军事占领。由大国出于自身利益而施加给他国的统治,形成地区和世界的稳定。一旦一个大国从某个地区或国家撤离,就会在该地区或国家形成权力真空,那么立刻会有其他大国的力量被吸进来。大国为刀俎,小国是鱼肉。更荒谬的是,该理论宣扬,如果没有新的大国力量加以“填补”,那个地区或国家就会陷入混乱,不仅本地人民无法安宁,还会损害周边地区的利益,尤其是损害大国的利益。因此,大国跑去填补真空,既是责任,也是利益所需。这是公然认定,不发达地区和小国的人民没有资格自我治理!

  最近美国从阿富汗撤军,西方媒体带头儿吵吵谁来填补真空的问题,而且普遍看中了中国。即使目前开始组建政府,在西方人看来,阿富汗仍然是权力真空,必须由大国去进行干预和控制。中东主流媒体也跟着跑,《华盛顿视角》的最新一期便是如此,参与讨论的嘉宾中,华盛顿中东研究所的一位阿拉伯学者居然提出,周边大国可以组团去“建立安全机制”。我一下被催动了八国联军的记忆,真是怒从心头起。

  权力真空一说本就荒谬,其信奉者们还犯了教条主义、机械论的错误,美国在阿富汗明明是一场失败,但他们居然觉得,接下来唯一的选择是再由其他所谓大国去重复美国的错误,没别的可能。不能重复错误,这么简单的道理,他们就是想不明白。

  利用中东媒体学阿语,一年多来,倒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:五四以来,强大的反帝反殖民反封建传统,馈赠给中国人民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,至今,仍然在照耀着我们前进的道路,确保我们不会迷失航向。(撰稿 孟晖)